多特蒙德又一次示弱复仇纳帅终于撕掉“无冠”标签

多特蒙德又一次示弱复仇纳帅终于撕掉“无冠”标签

执教拜仁的第6场比赛(包括4场季前热身赛),34岁的纳格尔斯曼终于迎来首胜,还有职业队教练生涯的首冠!周二晚凭借莱万多夫斯基的头顶脚踢,外加脚后跟造就托马斯·穆勒破门,拜仁在客场3比1击败多特蒙德,捧起了队史第9座德国超级杯。

拜仁获胜的过程完全令人信服,主要是因为多特蒙德在这个雨夜当中彻底失去了上周六晚5比2打爆法兰克福时的锋芒。防守漏洞百出,进攻犹豫不决,就连前2场独造8球的哈兰德也哑火了,只有队长罗伊斯的世界波值得一提。如果说德甲首轮过后,人们都看到了多特蒙德终结拜仁对德甲长达9年垄断的希望,那么当这场冠军前哨战战罢,这种希望又重新变得虚无缥缈了……

法夫尔任内,多特蒙德其中一个最为人所诟病的问题在于无论是嘴上还是行动上,都不敢跟拜仁正面硬刚。除了2018/19赛季前半程主场完成过3比2的逆转(当时由尼科·科瓦奇执教的拜仁正处在动荡期),以及在2019年德国超级杯上赢了一个2比0,其余5场全部落败,包括了一场0比5(2018/19赛季次循环客场)和一场0比4(2019/20赛季首循环客场)。

去年德国超级杯,多特蒙德在0比2落后的不利局面下一度顽强扳平,但最终被基米希第82分钟绝杀。到了联赛首循环,3比2再度出现,拜仁实现客场逆转,而且过程其实远比比分来得轻松。

特尔齐奇临时接掌帅印期间,多特蒙德一度找回了勇气。今年3月初的那场“国家德比”当中,哈兰德开场不到10分钟就已经梅开二度,但“六冠王”还是棋高一着,半场结束前便扳平了比分,并在最后几分钟内连入2球,4比2反败为胜。考虑到罗泽执教门兴格拉德巴赫两年间赢过弗利克的拜仁2次,结合多特蒙德面对法兰克福时的疯狂表演,人们都期待多特蒙德会在这场超级杯中结束对拜仁的5连败,给这个赛季的德甲争冠制造悬念。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开场后不久,多特蒙德就表现得不大对劲。在托尔冈·阿扎尔脚踝受伤缺阵的情况下,罗泽并没有安排新援马伦第一次首发,而是派上了年仅16岁的穆科科。于是阵型不再是对法兰克福时的433,而是回到德国杯首轮对韦恩-威斯巴登时的442菱形中场。后防线依旧缺少了胡梅尔斯、格雷罗、埃姆雷·詹、默尼耶等一众明星球员,阿坎吉继续与客串的维特塞尔搭档双中卫,而两闸仍是单兵防守能力不足的帕斯拉克和尼科·舒尔茨。

踢了不到10分钟,面对拜仁的高位逼抢,罗伊斯和帕斯拉克就先后在防守三区横传失误,只是科芒在抢断后没有制造出射门机会。第一次真正的危机也是源于帕斯拉克,科芒在中场左路逼抢成功后斜传右肋,格纳布里插入禁区横敲,可惜穆勒抢在阿坎吉之前倒地扫射未能命中目标。紧接着,又轮到格纳布里在左路底线处抢断帕斯拉克后送到门前,但无人防守的科芒前点停球后转身打飞,又让多特蒙德逃过一劫。

到了第41分钟,帕斯拉克的防区终于还是酿成大祸,格纳布里突破下底急停转身摆脱后传中,助攻拍马赶到的莱万头槌冲顶首开纪录。“世一锋”跨赛季连续14场俱乐部比赛进球,队史仅次于盖德·穆勒1969/70赛季的连续16场。换边后不到5分钟,还是帕斯拉克这一边,格纳布里与阿方索·戴维斯轻松打出二过一配合,最终造就穆勒将比分改写为2比0。

尽管罗伊斯的进球来自于帕斯拉克积极前插入禁区右侧,接应阿坎吉的长传后头球回做,最终由贝林厄姆完成助攻,但功不抵过。此前与法兰克福一战,这位曾经的天才少年也出过洋相,一次业余的解围直接踢入自家球门死角,帮助对手扳平1比1。

在波兰老将皮什切克叶落归根与西班牙小将莫雷重伤之后,右后卫位置成为了多特蒙德的重灾区,尤其是在使用四后卫体系的情况下。比利时国脚默尼耶上赛季的表现惨不忍睹,赛季尾声已沦为皮什切克与莫雷之后的第3人选(尽管欧洲杯上发挥和信心都有所回升),而身材与速度吃亏的帕斯拉克原本只是第4人选。在关窗之前,多特蒙德真的不考虑引进一名令人放心的右后卫吗?

不过,相比于这条临时拼凑的后防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多特蒙德在这个夜晚的致命伤其实在于那种浪潮般的中路快速渗透几乎不见了踪影。除了罗伊斯接贝林厄姆的直塞插入禁区中央单刀射门被诺伊尔伸出右脚挡出底线,以及哈兰德接阿坎吉后场长传后冲到禁区边缘一对一打门被迅速出击的诺伊尔化解(外加穆科科和哈兰德的越位进球)之外,多特蒙德就没有其他像样的中路配合。就算罗伊斯和哈兰德能把球打进,那也只是一锤子买卖,而不是对法兰克福时的那种狂风大浪般的进攻方式。一波被挡,就没有第二波了。

相比于433,其实442菱形中场理论上会使得多特蒙德在中路拥有人数优势。但除了控球率没有明显落于下风(48%比52%)之外,罗泽的菱形就没有其他疗效了。而拜仁扬长避短,坚决避开中路,不断地通过两条边路发起进攻。两翼齐飞原本就是拜仁的传统优势,在这场比赛中更是变成了纳格尔斯曼极具针对性的部署。

当纳帅针对帕斯拉克这一侧持续猛攻,罗泽却没有相应地将进攻重点移到左路去欺负稚嫩的斯塔尼希奇。而当罗伊斯的世界波一度带来了希望,后防线唯一主力阿坎吉却大脑短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传球被替补登场还不到50秒的托利索挡回,莱万在第74分钟就杀死了比赛。“世一锋”24次面对老东家打进第24球,也以7球成为超级杯历史头号射手。在与哈兰德的又一次“锋霸PK”当中,姜还是老的辣。

没错,正如罗伊斯所说,多特蒙德并非真的被打得体无完肤,“我们没有感觉到自己没有机会,而是恰恰相反。”而门将科贝尔甚至认为:“如果运气好一点,我们会赢下这场比赛。”但另一个事实是:拜仁的机会远多于多特蒙德。除了对抗成功率略处下风之外,拜仁无论是射门(15比8)、传球成功率(83%比80%)、跑动距离(115.6公里与115.5公里)还是角球(6比5)都占优。

值得一提的是,多特蒙德4次落入越位陷阱(拜仁为0),包括了穆科科和哈兰德的“进球”,拜仁这条实战配合经验不足的后防线纪律性相当出色,尤其是对哈兰德的限制颇为到位。纳格尔斯曼对此非常满意,“我认为我们防得非常好,尤其是上半场。我们的侵略性强得不可思议,开局阶段出色地赢下了许多高球。”

对于在面对门兴时还相当狼狈的中卫搭档于帕梅卡诺和聚勒,纳帅点名表扬,“尼基和于帕在防线当中稳固得不可思议。”尽管两人不是一切都能防得住,但“他俩非常专注,并且持球时处理得很好——这正是我所希望的。两人向前迈进了一步。”另一个防守成功的关键在于,双后腰基米希和戈雷茨卡非常注意对二点球的保护,这也是多特蒙德的进攻无法掀起波澜的关键所在。

相反地,更加凑合的多特蒙德后防组织混乱。罗伊斯就说:“我们要为3个丢球负责。”罗泽也指出,他的球队“在90分钟内犯了太多低级失误”,但他和其他球员都无意指责犯错最离谱的阿坎吉。科贝尔就说:“像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

多特蒙德未能给拜仁一个下马威,而执教霍芬海姆和莱比锡RB期间面对多特蒙德屡吃败仗(7负4平仅1胜,从2020年起遭遇4连败,包括上赛季德国杯决赛的1比4惨败)的纳格尔斯曼,则品尝到了获胜、复仇与夺冠的三重快感。在错失了上赛季的德国杯之后,未能以冠军教练身份入主拜仁的纳帅终于撕掉了“无冠”标签。不过,他在赛后谦虚地强调更大的功劳属于前任——在看台上以德国队主帅身份督战的弗利克,“这个冠军是属于上赛季,属于弗利克,属于他的球队和球员的荣誉。”

当然,纳帅还是非常享受夺冠的喜悦,“我想要的冠军不止一个。”心情大好的他拿小仓鼠打比喻,“我也有了这样一颗小小的仓鼠牙齿。你们都可以看得到。我很想成为一只冠军仓鼠。现在我有了一个冠军了。”

执教拜仁的第6场比赛(包括4场季前热身赛),34岁的纳格尔斯曼终于迎来首胜,还有职业队教练生涯的首冠!周二晚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