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问题为什么无解?

巴以问题为什么无解?

每次世界某处发生冲突或战争,就会有人开始祈求世界和平,彷佛世界大同是全人类的最终目标。但对以色列人而言,他们倒不这么奢求。

在他们眼中,冷和,不战争,就是一种上帝保佑,以色列人根本不想和巴勒斯坦之间谈论和平。

这是源于巴以之间强烈的不信任感,千百年来宗教、和谈经验而得来的经验教训。

不能说所有的阿拉伯人或教徒全部憎恨犹太人,但总的来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有着强烈的嫌恶和不信任感,这倒是不争事实。

在宗教方面,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就不是很对路,因为犹太人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的后代;阿拉伯人则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实玛利的后代。一山不容二虎,必有一争。

根据《旧约》,以实玛利是使女的儿子(创世纪16:1-16);以撒是神应许亚伯拉罕的儿子,要继承亚伯拉罕的位置(创世纪21:1-3 )。以实玛利心中一直不服气,常常讪笑以撒,亚伯拉罕发现后便逐出以实玛利(创世纪21:11-21),这让以实玛利心中更加仇视以撒。这个宗教故事,似乎种下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矛盾的开篇。

但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绝大多数时间,都能够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真正仇恨的根源,是来自双方之间近代的冲突。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在《贝尔福宣言》允诺,犹太人可以移民至巴勒斯坦地区(以色列如今所在地区在当时被称为巴勒斯坦),这就种下了巴以冲突的种子。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将巴勒斯坦的很大一部分土地,划分给了犹太人。当时,居住在巴勒斯坦的主要是阿拉伯人,大部分阿拉伯人强烈抗议,指责以色列占有“阿拉伯人的领土”,进而爆发第一次中东战争。自此,以色列在建国以后,就从没真正安稳地度过一天。在以色列建国后的25年内,巴以之间爆发了四次大型的中东战争。

但是一直以来,以色列并未放弃和阿拉伯国家进行和平谈判。为了稳定东西侧翼的战略安全,以色列政府在1970年代末,接连和约旦、埃及达成和平协议,以色列同意腾出更多的空间和资源,用来处理与叙利亚、黎巴嫩,以及巴勒斯坦的争议问题。

可以看到,以色列为了和平,还是做出了一定努力和让步的,只可惜,双方的谈判仍旧充斥着浓厚的不信任感。

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推动谈判进程,1990年后,以色列又开始推动名为“土地换和平”的政策。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色列开始分批撤出原本占领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土地:例如部分约旦河西岸地区、1982年攻打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所占领的黎巴嫩南边领土、1967年从埃及抢来的加萨走廊(但是埃及却放弃这块土地)。

但是,以色列的让步,并没有换来想像中的和平,阿拉伯人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要求以色列分出更多土地,甚至意图彻底消灭以色列。以色列决定以“土地换和平”,阿拉伯人却希望对方用“土地换战争”。

和以色列谈判的巴勒斯坦领导,是前巴解组织领袖阿尔法特,他是个典型的“两面派”。一边在美国与以色列面前展现自己和平的一面;另一边却在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同胞面前,煽动对以色列的仇恨。阿尔法特的做法,使得谈判进程完全无法推进,巴勒斯坦也至此失去了以色列的信任。

2000年以后,对巴勒斯坦强硬的利库德政党,掌握了以色列多数时间的执政权,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以色列民众对巴勒斯坦的戒心更胜从前。

以色列对阿拉伯人的不信任,更延续到国内的法律制度上。据统计,以色列官方针对阿拉伯公民的歧视性法律,就高达50条以上。

除此之外,以色列的民意也与本国的法律,保持着高度的一致。高达59%的犹太人希望,以色列政府在征募员工时,尽量不要雇用阿拉伯人;42%的犹太公民不希望与阿拉伯公民居住在同一栋建筑楼里,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与阿拉伯孩童同班上课;甚至有1/3的犹太公民希望,政府能立法剥夺以籍阿拉伯人,对以色列国会的投票权。

因此,无论是从法律,亦或是民意来看,犹太公民在经历过阿拉伯人的得寸进尺后,对他们更加保持戒心与警觉,除了将阿拉伯公民、巴勒斯坦人隔绝在外,聪明的犹太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经历过情感冲突、对方背叛的以色列人,可能并不奢求能与巴勒斯坦,达成一劳永逸的和平协议,也许他们反而更希望,与出尔反尔的阿拉伯人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双方之间无解的深层矛盾,让以巴和平成为mission impossible。

每次世界某处发生冲突或战争,就会有人开始祈求世界和平,彷佛世界大同是全人类的最终目标。但对以色列人而言,他们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